快速登录 
在线投稿

topbanner.jpg


院简介  图文资讯  书画名家       红色记忆   书画社区  书画润格       书画收藏   编辑出版   特价书目       印章篆刻   文玩杂项   字画订制        深圳分院      福建分院
视频再现  书画新闻  书画访谈       拍卖展示   作品赏析 人员风采       书画讲堂   领导关怀   红旗文化       合作项目   理事单位   入院规定        秦皇岛分院    更多>>

专访“扫雷英雄”杜富国:他挡开战友却失去双眼和双手

专访“扫雷英雄”杜富国:他挡开战友却失去双眼和双手

“你退后,让我来!”危急时刻,他挡开战友,自己却失去双眼和双手……

说到“地雷”,大家都不陌生,在很多电视剧和电影里都见过。但是,说到“扫雷兵”,大家可能会觉得离自己很远。事实上,在和平年代,扫雷兵离我们并不遥远,他们一直在维护着我们的生命和安全。

微信图片_20181130131724.jpg

△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战士杜富国

11月18日,南部战区陆军党委就表彰了一位扫雷战士:授予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战士杜富国一等功一次。一个多月前,杜富国和战友在云南省麻栗坡县猛硐乡坝子村进行扫雷作业。危急时刻,他挡开战友,自己却被一颗加重手榴弹炸伤致残,失去双眼、双手。

近日,经过有关方面的允许,在杜富国身体许可的情况下,央视新闻频道《面对面》记者见到了杜富国。

危急时刻,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

杜富国和战友进行扫雷作业的坝子村位于老山主峰西侧,是当年战争双方反复争夺的阵地,留下了大量地雷和未爆炸的炮弹等爆炸物。三十多年来,这些爆炸物一直威胁着边境地区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当地百姓以及家养的牲畜被炸死炸伤的事情时有发生。

为此,中国在中越边境先后展开了三次大规模的扫雷行动,坝子雷场是第三次大规模扫雷任务开始后云南省最后一片需人工搜排的雷场。

10月11日,杜富国和战友艾岩两人一组,在雷区进行人工搜排,发现了一枚裸露部分弹体的67式加重手榴弹。

记者:这种雷以前排过吗?

杜富国:排了很多很多。

记者:难度大吗?

杜富国:难度很大,每次排除都小心翼翼。边境雷场上的地雷或爆炸物都被树林丛枝搅在了一起,加上泥石流的冲刷,位置各方面都改变了,所以难度较高。还有的爆破不完全,手榴弹的线有可能腐朽了,轻轻一碰都会有危险。

就像一座埋在地下的弹药库,雷场的爆炸物各式各样。防步兵地雷、防坦克地雷、绊发雷、跳雷、诡计雷、手榴弹、未爆炸的炮弹、子弹、导火索等等,不同的危险爆炸物隐没在土壤中,跟杂草和树根缠在一起。而且,由于埋藏时间太过久远,很多爆炸物性质结构都渐渐发生了变化,无法按照一般经验处理。发现了这枚加重手榴弹,杜富国马上向分队长报告,在接到“查明有无诡计设置”的指令后,他以命令的口气对艾岩说:“你退后,让我来!”。

微信图片_20181130131823.jpg

△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战士艾岩

艾岩:他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也是我在队上听的最多的一句话,每次他发现最难排的爆炸物,他都不会让我来,每次都跟我说,“艾岩,你退后,离我远一点,我要检查。”

爆炸瞬间,他用身体挡住战友,防护服被炸成棉絮状

艾岩后退之后,杜富国用探针对爆炸物进行检查,并剥开伪装层,以便最终安全取出这颗加重弹。突然,一声轰响,现场发生了爆炸。爆炸的瞬间,杜富国倒向了艾岩这一侧。当时,艾岩刚刚往后走了两三米远。

艾岩:感觉后面一股热浪,听到一声巨响,我下意识扭头一看,火光非常大。因为我头盔掉下去了,我有意识地用手挡住了一下,基本上什么都听不见。

记者:声音那么大吗?

艾岩:很大,因为我距离他大概就是两米,我耳朵听不见之后,我看到富国倒在地上,朝我这一侧倒过来的,我觉得他救了我一命。67式加重手榴弹爆炸会产生破片和冲击波,如果没有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微信图片_20181130131914.jpg

△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副队长张波

事后,人们在距离爆炸点六米多的地方,发现了杜富国的防护服碎片,瞬间爆裂的弹片伴随着强烈的冲击波,把杜富国的防护服炸成了棉絮状。

失去双眼和双手,为了不让别人担心,他坚强面对

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副队长张波当时与爆炸地点相距三十多米,听到爆炸声后,张波迅速向爆炸地点冲了过来,同时向作业队员发出停止作业指令,呼叫附近待命的医生。

杜富国先是被送往猛硐乡卫生院和麻栗坡县医院,随后又被迅速转往解放军第59医院。经过专家会诊,由于杜富国两只眼睛的玻璃体已经破碎,没有恢复的可能,必须马上摘除。

张波:首先是保住生命,没办法。如果眼部位置感染了,可能会对他生命造成更大的威胁。

记者:你们听到这个决定是什么感受?

张波:当时已经非常麻木了,因为我到了医院之后全身都发麻,口发干,身体发木的,使不上劲,整个大脑都是盲目的状态。我跑到旁边自个儿处理了一下,因为他受伤,我一直情绪都不能控制,会哭,会流泪,一直到两三天以后这个症状才有所好转。我和他感情非常深,我们三年都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玩,一起劳动,一起扫雷,他也是我带的兵。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控制不住。

一个多月来,杜富国躺在云南开远的病床上,坚强面对失去双手的现实。家人、部队、医院因为担心影响其康复进程,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1月17日。这一天,趁着有人来探望,医院和部队决定把真实伤情告诉杜富国,并且给他安排了心理医生,准备了几套心理疏导方案。杜富国比大家想象得坚强,不仅心理疏导方案没有用上,他还反过来安慰父母和心理医生。

杜富国父亲:在那种情况下,他还保护了另外一个人,作为一名军人他做得很对。

杜富国母亲:他是一个很孝顺的儿子,他最担心我们做父母的为他难过,他在我们面前显得特别坚强。我俩今天感冒了,我去护理他他还不让,他说你身体都成这个样子了,他叫我们保重好身体,他这样担心我们,从来没担心考虑过他自己。

记者:我听你父母说你还安慰他们?

杜富国:其实在告诉我之前我就有心理准备了,所以告诉我之后我没有过多地悲伤。我看他们太伤心了,痛在我身上,伤在他们心里。只有我好起来了,他们才会好起来。

主动请调排雷部队,微信名为“雷神”

杜富国今年27岁,是贵州省湄潭县人。2010年,杜富国参军入伍。在他入伍之后,父亲把弟弟也送到了部队,现在驻守在高寒缺氧的西藏某边防团。

2015年,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扫雷行动开始。这年6月,杜富国主动申请从原单位加入到临时组建的扫雷部队。3年来,在中越边境云南段,从八里河东山到天保口岸再到老山周围,他们在当年战火最为激烈的地方每天机械性地重复一样的动作——探雷、拆除、移走危险物。整个过程,风险无处不在。

记者:有没有可能机械装置扫雷来代替人工?

张波:不现实,首先就是你上不去,第二个你走不动。那山不是说像平原地带,像沙漠,乱石嶙峋,磕磕碰碰,反正就是疙疙疤疤,沟壑纵深。机器人怎么走,变形金刚都走不进去,扫雷作业不是科幻,也不是理论,是现实,是实际的战争。只能靠合理的装备器材,再靠人,才能战胜它,没有其他可以替代的,替代不了。

记者:这就意味着每个战士都要面临着非常大的危险和风险?

张波:刚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很怕,进入雷场会颤抖,两腿会发软,会不知所措。我们队领导队教导员首先进雷场进行爆破,搜排。我们看着他们进入雷场进行作业,知道人是可以战胜这个东西的,是可以战胜这个恐惧的。我们看到队长教导员都可以去排,我们也可以去排,慢慢地我们就适应了排雷环境和艰辛的条件。

加入扫雷部队后,杜富国给自己的微信命名为“雷神”。据统计,3年多来,杜富国进出雷场一千多次,累计作业300多天,搬运扫雷爆破筒15吨以上,在14个雷场累计排除地雷和爆炸物2400多枚,处置各类险情二十多起。

用生命排雷,”死亡地带”终于变成“和平之地”

11月16日下午,就在杜富国负伤的坝子雷场,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官兵用手拉手徒步检验的方式,把最后一块已扫雷场移交给当地百姓。“死亡地带”终于变成了一块和平之地。这片雷场的移交,标志着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扫雷作战行动结束。开始于2015 年的中越边境第三次大规模扫雷,共有雷场113 块,总面积81.7 平方公里。三年扫雷,通过人工搜排的方式,彻底扫除57.6 平方公里,24.1平方公里被永久封围。

艾岩:他和我没有完成的任务,我想替他去完成,我为他达成心愿去完成。现在我们完成了移交了,我也借着此次机会来看他。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恢复得很好,很乐观,让我心里好受一点。

结束了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扫雷作战行动后,杜富国的的战友张波和艾岩他们将前往中越边境广西段继续扫雷。



版权所有:红旗飘飘丰碑颂(北京)书画院 Copyright © 2000-2016 hqpp.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红旗飘飘书画院各种作品﹑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红旗飘飘书画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京ICP备2021024290号-1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红旗飘飘书画院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西城区马连道茶马北街甲1号